聽書:《如何閱讀一本書》

  • 名稱:聽書:《如何閱讀一本書》
  • 分類:有聲讀物  
  • 觀看人數:加載中
  • 時間:2021/7/4 20:32:20
分享到:

今天我想推薦一本我最近讀過的好書 ——《如何閱讀一本書》。

這本書的作者是莫提默·J. 艾德勒,他曾經擔任《大英百科全書》的主編,閱書無數,由他來寫這樣一本如何閱讀書的書,再合適不過。

但我得承認,這是我讀的相當吃力的一本書,斷斷續續讀了 3 周,還少見的跳過了一些章節。另一方面,這本書給我的幫助很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接下來還會讀很多書,花一些時間改進一些讀書的方法,也算是資本支出前置吧(這是投資走火入魔的典型癥狀,什么事情都往投資上靠)。

在書中,艾德勒認為最好的閱讀是一種“主動”的閱讀,這里的主動是指,你應該能提出自己的問題,“隔空”和作者對話。

今天我就按照艾德勒的方式,提出我的問題,和他一起探討。

1)讀書的目的是什么?

2)作者和讀者的關系是什么?

3)怎樣快速閱讀一本書?

4)如何仔細閱讀一本書?

5)讀的多重要還是讀的精重要?

6)這本書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讀書的目的是什么?

我喜歡讀書,對我來說,讀書是為了看到更大的世界,聆聽大師的教誨。你想,那些很厲害的人,一輩子就寫了幾本書,如果你真的能讀懂他們想說的,多過癮。

艾德勒的定義更系統化,他認為閱讀有三種目的:消遣、獲得資訊或增進理解力。

消遣和獲得資訊不必多說,這里解釋一下“增進理解力”:這里的“理解力”可以看成我們自身“系統”的一部分,或者說一種能力。

艾德勒認為當我們閱讀過一本好書之后,我們對那本書論述主題的觀點會多少有點兒變化,而我們對一般事物的看法也會多少有些調整。這說明這本書已經變成了我們自身的一部分。

這個角度仔細想想也是滿恐怖的,我們讀的每一本書,都在日積月累、不知不覺的塑造著我們自己。

因此,選擇讀什么書,盡可能讀懂書中傳遞的“知識”,把它變成我們身體的一部分,就非常重要了。

從這個角度出發,艾德勒提出有四種閱讀方式:基礎閱讀、檢視閱讀、分析閱讀以及主題閱讀,這四個層次的要求依次提升。

艾德勒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 95% 的書連“略讀”(檢視閱讀的一部分)都不值得,但有很少的一些書值得我們用“分析閱讀”和“主題閱讀”的方式仔細閱讀,甚至一讀再讀,讓我們和這本書一起成長。

作者和讀者的關系是什么?

我之前認為作者和讀者的關系很簡單,作者寫、讀者看。

艾德勒不這么認為,他認為作者和讀者的關系就像是棒球中“投手”和“接球手”的關系。作者很像一位投手,好的作者知道如何“控球”,他們知道如何與“接球手”溝通,可以精確的把球送到“接球手”手中。而一個毫無“控球”能力的“暴投”作家,他投出的球很難被讀者“接住”。

這個比喻真的很棒。對于作者和讀者而言,成功的溝通,都發生在作者想要傳遞給讀者的信息,剛好都被讀者掌握住了。在這個過程中,作者和讀者需要共同付出努力,才能達到共同的終點。

雖然我并不寫書,但我寫了很久的公眾號文章,也可以算一個作者。

這是一個信息泛濫的世界,我對自己有一個要求,我的每篇文章,一定要有獨特的觀點和價值,有它獨立存在于這個世界的理由。如果只是一些時效性的信息或者重復的觀點搬運,對我和讀者而言都是浪費時間。

但我似乎從來沒有思考過,我的觀點是否清晰的表達出來?讀者是否“接住”了那些球?如果用百分比來衡量的話,我想表達的東西,有百分之多少最終被讀者收到了?

以前在讀一本有關寫作的書的時候讀到過有關寫作的三個步驟:

1)像音樂一樣構思

2)像建筑一樣構造

3)像紡織一樣織成

當作者想要寫一本書或者一篇公眾號的文章,他從構思一個觀點開始,然后開始制造骨架,最后則是在骨架上添加血肉,使得作品豐滿起來。而讀者則恰恰相反,他需要去從血肉中發現骨架,最終得到作者希望表達和傳遞的東西。

如果是一個完美的作者和一個完美的讀者,作者擬定的骨架(綱要)和讀者發現的骨架(綱要)應該是完全相同的。

這太美妙了,我從來都沒這么想過。

怎樣快速閱讀一本書

我讀書有兩個頑疾:

勻速閱讀

不能棄書

按照艾德勒所說,80% 的“理解力”來源于 20% (甚至更少)的書。因此,大多數書應該先做略讀,之后再決定是否值得用“分析閱讀”的方式仔細研讀。

怎樣略讀呢?

1)先看書名頁,如果有序的話就快速的看一下,注意作者的視角和目的。

2)研究目錄頁,對這本書的基本框架做概括性的理解。這就好比出發旅行之前先看一下地圖一樣。遺憾的是,大多數人讀書根本不看目錄(包括我),事實上很多作者在編排目錄上是花費巨大精力的。

3)查看索引和新書腰封,讀一下出版者的介紹。

4)從目錄中挑一些你熟悉或者感興趣的章節來看。

5)把書打開來,東翻翻西翻翻,找幾段甚至幾頁來讀讀。

6)讀全書的最后兩三頁。艾德勒認為很少有作者能夠抵抗在結尾將自己觀點重新整理一遍的誘惑,因此讀一下最后兩三頁是很重要的。

這樣 6 個步驟就完成了對一本書的略讀,這是一種非常“主動”的閱讀,大概一個小時就能完成。

略讀完成后,你已經得到了一本書的“骨架”,并且可以決定是否值得用“分析閱讀”的方式繼續精讀。

如何仔細閱讀一本書?

艾德勒認為關于一本書,我們應該提出四個主要的問題:

整體來說,這本書在談什么?

作者細部說了什么,怎么說的?

這本書說得有道理嗎?是全部有道理,還是部分有道理?

這本書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特別是第四個問題,作為合格的讀者,我們一定要超越“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兒”,而要進一步明白“如果我們想做些什么,應該如何利用這些知識”。這才算增加了“理解力”。

為了回答這四個問題,我們需要采用“分析閱讀”的方式。

在閱讀的過程中,應該特別重視作者提出的“論點”和“假設”。這部分內容通常會比較枯燥,但實際最為重要。這是作者要重點表達的東西,也是一本書真正要傳遞的知識。為了證明論點而具體展開的案例部分,則可以快速閱讀。如果你對這個論點沒有異議的話,甚至可以跳過不讀。

艾德勒認為一個好的讀者應該有能力控制閱讀的速度。閱讀并不是越快越好,而是能做到“該快則快”、“該慢則慢”。戴雨森寫過一篇有關高效閱讀技巧的文章(見閱讀原文),文中他也說過類似的話:“讀書和投資、做企業一樣,平均分配精力是愚蠢的。讀書人的精力應該重點放在書中提出的論點,以及論述邏輯上面。”

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讀書筆記。閱讀是一項主動的行為,如果不把思考寫下來,通常我們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這個寫下來的過程,也是幫助我們回答那四個問題的過程。

讀書筆記分為三個層次:

1)在重點以及有力量的句子下劃線;

聽書:《如何閱讀一本書》

2)把自己提出的問題,或者與自己的經歷和見解共鳴或相悖的內容記錄在書頁的空白處;

3)將全書的整體架構寫下來,列出基本的大綱與前后篇章,以及最重要的核心論點。

當我們努力的完成這些,回答了前面的 4 個問題,才算是和作者通過文字完成了心靈上的交流。

讀的多還是讀的精重要?

楊絳先生說:“中國人的問題在于想的太多,而書讀的太少”,而英國哲學家霍布斯則說:“如果我像一般人一樣讀那么多書,我就跟他們一樣愚蠢了”。

這兩句話都沒有錯。

有人不讀書,有人讀書很廣泛、卻并不精(比如我)。

我從艾德勒這里得到的答案是:

1)讀書的質量很重要。同一本書,躺在床上任由文字從眼前劃過,和上面介紹的主動閱讀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我們足夠努力,讀的足夠精,我們可以盡可能的達到作者的程度;

2)好書值得反復讀。我相信你也有同樣的感覺,很多好書在重讀的時候會有不同的感悟。這是因為在初讀的時候,這本書的層次遠超過我們,隨著閱歷的增加,重讀的時候我們才能明白一些以前沒有讀懂的東西;

3)通過略讀和粗讀擴大閱讀量,但也應該要抓住書的框架和作者想表達的核心觀點。


快3购彩-首页